而年夜饭的第一轮也满了

    2020-06-13 11:16

    有市民在维多利广场佬湘楼用餐,消费金额396.5元,却须支付397元。对此,服务员振振有词解释道:“按本店的规定,四舍五入之后就是了。”据悉,这种所谓“四舍五入”的记账潜规则屡见不鲜,一些标榜“打折”的餐饮店,“四舍五入”后的价格与优惠前的原价竟然一致。业内人士表示,餐厅四舍五入的结账方式,不仅违反了就餐服务合同,也未尽诚信义务。

    节假日期间还容易出现样品质量、计量与实际消费不符的情况,特别是一些酒楼的经营者,把已称好的生猛海鲜装模作样拿给消费者看,但拿到厨房烹调时随意调换,造成短斤少两;摆在柜台的样品质量很好,数量也很充裕,但拿到餐桌上差别很大,造成分量不足等现象;在不同的消费场所,如包厢、厅堂消费有不同的收费标准,而且没有明确的收费标准和价目表,因而结账时容易引起消费纠纷。

    广州酒家表示,冬至饭订房已满,大厅已订了六成,而年夜饭的房间,体育东、东山、文昌等分店已订满,“不少客人是在上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就订了下一年的。”

    据悉,有些酒楼以“顾客人数较多”为由,“自作主张”把例牌变成中牌,特别在节假日期间,捉住消费者碍于情面,不会“斤斤计较”的心理,更是经常使用这招数。律师认为,菜馆在事件中有涉嫌欺诈顾客的成分。

    离冬至还有两天,离除夕夜还有近两个月。记者近日巡城发现,不少酒家称“目前冬至和年夜饭的房间都还有”。另外,广州多家酒楼食肆表示,冬至包房的最低消费较去年上涨10%—15%,有酒家年夜饭的最低消费上涨了三成。

    记者来到川国演义餐厅,发现年夜饭还有不少空位,值得关注的是,去年10人房的最低消费只是1000元,而今年已经升到了1300元,价格上升了三成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以来,肉、菜、蛋等食材价格均有所上涨,冬至和年夜饭餐费也普遍水涨船高。广州多家酒楼食肆表示,冬至包房的最低消费较去年上涨10%—15%。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,目前各大饭店、酒店的年夜饭具体菜单都未出炉,最快要到下月上旬。也就是说,消费者预订其实只能订座而不订餐。大部分餐饮店在年夜饭预订上都是先交押金“占座”,包厢或大厅席位有不同的菜品消费底价,顾客只能根据人数、经济消费能力预订。

    记者从珠江新城某高档酒楼获悉,目前冬至和年夜饭的房间都还有,尽管订房经理声称“我是另外调给您的”,容纳20人到6人的房型都还有,相比起往日“一房难订”的局面,有点黯淡。在太古汇翠园餐厅,服务员说:“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年夜饭的第一轮比较多人订餐,而冬至和年夜饭的第二轮还有空缺的。”而在对门的江南厨子餐厅情况“特殊”,冬至晚订饭已经满了,而年夜饭的第一轮也满了。

    中信某海鲜店目前仍可以预订到冬至的包间,位于天河路的表少茶餐厅本月初开始接受预订,但店员坦言目前预订数量并不多,跟往年相近,菜式也基本没有改变,均无优惠套餐推出。食养坊中信店工作人员说,今年人工涨、物价也涨,但市场消费能力却不见涨。“近两个月最明显,店里的生意比去年减了不少。其实我们的菜品价格没变,就是顾客少了。”

    市民刘先生说:“今天在五羊新城捷胜渔港吃饭,买单时多了两百块钱,发现很多菜都被自动默认为中牌,价格是正常的1.5倍。”

    另外,建设六马路某西餐厅为了迎合年底节日气氛,更是将场内的空余地方摆上了大型装饰物,还请了驻场乐队。据悉,每晚乐队需3000元支出。

    经济低迷,但成本上涨,酒楼出何招数来博得市民“目光”?有酒楼为“突围而出”,花六七万元置办抽奖大礼,准备在年夜饭桌上豪派给客人。mini ipad、名贵家电等都在其采购单上。一家知名酒楼的邓经理说,短短一年内,方圆几里多了两三家酒楼,竞争更加激烈,只能多花心思揽客。

    位于光塔路、中山八路的某酒楼就推出了“吃团圆饭拍全家福”的温馨服务。除夕至年初二到该餐厅用餐的顾客,可现场拍摄餐厅打造的影楼式“全家福”。为给食客留下温馨回忆,有商家将在餐厅内喷制巨幅西关大屋背景画,新春对联、红灯笼都是必不可少的“入画情景”。

    据广州酒家介绍,部分店的年夜饭最低消费上涨了10%,不少订房客多选择3000多元的套餐。